所在位置:首頁 > 清風觀瀾 > 史鑒 >正文

張伯行:天地之間大寫的人

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     日期:2020-01-03 08:49:34    

張伯行像

張伯行在福建任官時,創辦了鰲峰書院,書院正堂名為“正誼”,他匯集理學經典,編印了《正誼堂全書》。此書為其中一冊《養正類編》書影。

康熙四十五年(1706年),張伯行正在趕赴江寧的路上。

漫漫長路,張伯行一直在思索著何為居官之道。當初,及第后又居家讀書七載,修煉了他謹慎寡過、善思善省的品行。如今,在經由三年山東濟寧官場的歷練后,他雖做成了一些事情,但遠遠不是理想之境。那些他參不透、悟不明的答案,似乎就在前方等待著他。

時間回到七年前的夏天,儀封(今河南蘭考)遭受黃河水災侵犯。居民房屋被大面積摧毀,民眾賴以為生的良田,也被洪水無情浸沒,呈現顆粒無收的慘局。百姓深受其苦,哀號不絕。

家鄉距黃河僅三里的張伯行,此時辭官歸家的他挺身而出,憑借對當地河道的熟悉與對治水事務的熱心,救民于災患之中。水災漸寧,百姓歡呼雀躍。張伯行眼看著河水緩緩流去,似乎想讓浪花沖刷走他不覺滋生的“廉頗老矣,尚能飯否”這種感慨,是年,他已四十九歲了。

不久,河道總督張鵬翮巡察儀封河務,得知了治河行家張伯行的功績?;氐焦偕岷?,張鵬翮題寫了“盡心河務,勤敏趨事,為人誠實,卓然有守”十六字薦語奏報朝廷。朝廷命他到河工任職,督修黃河南岸堤二百余里,以及馬家港、東壩、高家堰各工程。隨后,張伯行題補山東濟寧道,再度重啟了仕宦之路。

到任山東后,張伯行全力以赴開展治河行動。當時河患頻發,朝廷每年投入大量資金,總落得個血本無歸,治河良計也被列入到科舉考試的策題當中。朝廷越是不放心,州府越是照舊演戲。在一些貪官污吏看來,河患乃天災,頻發是正常,所以請求上級撥款,更是理所當然。大家都心知肚明,在錢糧的轉交中,稍有點小動作,便能夠獲得數萬金的油水,為此,朝廷也先后處理了不少人。

面對張伯行的到來,大家都不在意,也許又來了一個試圖從治河款子中中飽私囊的?出乎大家的意料,張伯行上任伊始,便于種種陋習,悉數裁革,“毫無染指”。

而面對朝廷律法與百姓生死這兩者,他無暇權衡再三,不顧個人禍福,開倉放糧兩萬余石,同時從儀封老家輸送錢財衣物,竭力施舍救濟,救得一條人命便是一條人命。誰知這時,朝中卻有人責備張伯行“專擅”,詰問張伯行為何不經請示就開啟國家糧倉?張伯行悲憤不已,駁斥道:“有旨治賑,不得為專擅。上視民如傷,倉谷重乎?人命重乎?”這位上官無言以對,只得悻悻作罷。

“天地之間有桿秤?!庇腥藬y一篇《德政歌》前來張伯行府邸,并提出要為他立功德碑的想法,張伯行以為不可。此人道:“誰能如先生之勤勞王事,清苦自甘?”張伯行拍了拍他的肩膀,笑著說:“您這話說得不對,怎么能做以我之長蓋人之短的事情呢,這樣做只會讓人妒忌我,令我反而因此不安!”說完,只見這人捋須嘆息一聲,便離開了。張伯行每每憶起這一幕都不禁感慨,看來,我還要多為百姓做實事??!

此刻,一聲“大人”,使得張伯行從過往思緒中猛地回過神來??炜?,我們抵達江寧城了,就要到江蘇按察使司了。披著漫天的晚霞,張伯行一行人快馬加鞭,心情分外激蕩。

張伯行赴任前曾特地下發《升任江寧臬司喻書役》,要求接待事宜一切從簡,房屋打掃潔凈便可。剛到府邸,張伯行便開始留意自己特地下發的通知是否起效。

就在這時,隨從湊近張伯行耳邊低語,告訴他按照慣例,上任見督撫,得送四千兩見面禮。張伯行一愣,直言:“我居官誓不取民一錢,安能辦此!”督撫大人打開張伯行的“贈禮”時,想必吃了一驚,禮盒里只是一些價值微薄的扇帕之物,并非真金白銀。

在這一監察治吏崗位上,張伯行充分展現出清廉剛直的一面。巡撫向張伯行面授機宜,稱有六名秀才犯罪,我們應設法保住他們的身份,或許正是“大敲竹杠”的機會。張伯行經深入調查后,發現這些秀才只是得罪了官府,并無嚴重過失,于是替秀才向上級辯白,巡撫未能遂意,大怒并斥責張伯行,張伯行愀然道:“以窮秀才的功名逢迎上官,我不為也!”又再三力辯,多番詳陳,惹得巡撫不悅。張伯行見直道難容,一時竟生出告歸之意。

康熙四十六年(1707年),康熙南巡至江寧??滴鯁柦K督撫:“張伯行居官如何?”督撫不敢相瞞,只得道好??滴跻驅埐性缬卸?,感嘆道:“是啊,他實不要錢?!庇謫枺骸敖线€有如此好官否?”眾口皆曰無??滴鯌n患于當時吏治的腐敗,有心想樹立正面典型,他召見張伯行,說道:“朕久識汝,朕自舉之。他日居官而善,天下以朕為知人?!彼焐龔埐袨楦=ㄑ矒?,張伯行錚錚表示:“若受人一錢,不唯不忠,且不孝!”

命運總是眷顧有準備的人,張伯行的前半生孜孜以求用心讀書以學圣人之道,在復出四年后,因廉出名,成為獨當一面的封疆大吏。

上任伊始,張伯行看到官署錦繡帷幕,金銀器皿閃光耀眼,陳設非常奢華,就問下屬吏役。吏役說這些東西都是由各行戶準備的,往例都是如此,張伯行道:“行戶就是百姓,讓老百姓準備這些東西會加重他們的負擔,我一向清素,用不著這些,請立即予以清退,讓百姓來認領吧?!?/p>

當時福建巡撫衙門屬下留有五十名空額,前任把這些空額留做家丁,實際是占為己有,張伯行道:“我家丁無幾,怎能冒領國餉呢?”

為官一任,當造福一方。張伯行為官堅持以養民為先,初到福建時,正值旱災,出現饑荒,他立即提請捐糧賑濟,使眾多百姓免于死難??紤]到福建的米價很貴,張伯行請求動用國庫的錢購買外地的米平價出售,使米價降低了三分之二。為了避免后患,張伯行又設置社倉,貯積糧食,以備荒年,其在任期間,百姓再無饑荒之苦。

張伯行作為理學大家,甚是愛書,最重興學。在家鄉修建了請見書院,在山東濟寧修建了清源書院、夏鎮書院、濟陽書院,到了福建后仍一如既往,在省城修建了鰲峰書院,一時間,瑯瑯讀書聲在山清水秀的閩地回響。

與此同時,張伯行整治屬吏,獎廉懲貪,打擊危害百姓的豪強惡吏,使得當地官吏士民競相奉法,秩序井然。張伯行再次得到康熙的贊賞,并調其為江蘇巡撫,與他搭班的是滿洲正紅旗人兩江總督噶禮。

重回江南的張伯行,并不知道等待他的并不是平靜的湖光山色,而是一場驚濤駭浪。

“干脆我們別拜孔子了,不如都拜財神,或許才能榜上有名!”康熙五十年(1711年),江南鄉試揭榜,其入圍名單中竟有文字不通者,蘇州士子聞之一片嘩然,千余人抬著財神進入文廟,置于明倫堂,以示諷刺和抗議。

朝廷派欽差大臣趕赴江南與張伯行、噶禮共審此案。噶禮從本科考生中受賄五十萬兩,實為此案主犯。讓噶禮來審案,豈不是賊喊捉賊。鄉試案發,審案諸官皆好通融,惟張伯行拒不買賬。噶禮是兩江總督,為上級,張伯行是江蘇巡撫,為下級,噶禮要求草草結案,張伯行則要求一查到底。

張伯行前往揚州辦案長達幾個月的時間里,噶禮拒不配合,所應提審之人,竟無一人到案。無奈之下,張伯行奏《恭總督抗旨欺君疏》參噶禮十宗罪,條條清晰,有證有據。對科場一案中噶禮收銀之事,也進行了詳述。噶禮自不示弱,誣賴張伯行七大罪狀,逼得張伯行揮淚撰寫《歷陳被誣始末疏》,上萬字的申訴,讀來字字悲痛。這便是由震驚朝野的江南科場一案引發的“督撫互參”案。張伯行在此案中風骨盡顯,凜然道:“斷不敢顧念身家,畏避權勢!”

朝廷一時黑白難辨,于是將張伯行與噶禮一并解職,另行審處。

此后,花甲之年的張伯行拖著病體,輾轉揚州、蘇州兩地,候審聽命。就在離蘇的行船將要啟程時,震撼人心的一幕發生了。百姓成群結隊、扶老攜幼,紛紛追趕到岸邊,前來送行。有長者流著淚說:“公在任,止飲江南一杯水。今將去,無卻子民一點心!”張伯行不得已,收下了豆腐一塊、青菜一把。

幾個月后,張伯行又被押回蘇州,聽候處理。揚州百姓怕張伯行在路上遭遇不測,數萬人自發集結在長江沿岸護送,船只抵達蘇州之日,自楓橋至葑門二十余里,蘇州百姓每家各擺香案恭迎,兒童父老,填塞街巷??吹窖矍暗囊磺?,張伯行早已淚灑衣襟,泣不成聲。

而與此同時,噶禮派出心腹到處活動,拿出大批搜刮來的金銀珠寶賄賂審案官員。結果,噶禮被判無罪,兩袖清風的張伯行反被革職治罪。此時的江南百姓再也坐不住了,哭喊著“還我青天”,悲聲徹天地,是非在人心。

最終,康熙親審此案,說了一番公道話,張伯行一文不取,天下所共知,而噶禮的操守我信不過,若無張伯行在江南,其百姓脂膏必被朘削一半,所以,張伯行當為天下第一清官,朝廷如果不保全這樣的人,天下其他的清官,豈不是心有不安嗎?康熙下旨,張伯行入京總理倉場諸事。

在這場正與邪的較量中,張伯行嘗盡了萬般的滋味。正義會遲到,但永遠不會缺席。對于張伯行來說,他決不會為自己當初的選擇而后悔。因為,他早已發出了與腐敗作斗爭的宣言:“一絲一粒,我之名節;一厘一毫,民之脂膏。寬一分,民受賜不止一分;取一文,我為人不值一文。誰云交際之常,廉恥實傷;倘非不義之財,此物何來?”

張伯行后來歷任倉場侍郎、戶部右侍郎、禮部尚書等職,病逝任上,享年七十五歲,謚清恪,享祀文廟,有清一代,僅有三人。

張伯行,天地之間大寫的人!

主辦單位:中共廣東省紀律檢查委員會 廣東省監察委員會

合作單位:南方新聞網

粵ICP備10233762號

[email protected]

投稿郵箱

山西十一选五app 福建快三网上投注 陕西的十一选五走势图大乐透 甘肃11选五怎么是中奖了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助手 全国配资公司 北京pk拾赛车全天计划 广东福彩36选7详情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期货配资平台是什么意思 福建十一选五体彩